公司动态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资讯

我公司能源专家乔德武先生接受《中国能源报》专访

2014-08-01

    近日,我公司能源专家乔德武先生(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接受《中国能源报》专访,题为《用实践论和矛盾论解决中国页岩气问题》。
    以下内容转自《 中国能源报 》( 2014年07月28日   第 03 版)






  编者按

  从前几年流传的页岩气革命“阴谋论”,到今年5月美国能源信息署大幅调低蒙特利的可采储量预测值,再到不久前某财经媒体质疑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属于“非典型页岩气”,曾经炙手可热的页岩气从“全民期待”变成了“部分怀疑”——“页岩气革命究竟是不是骗局?”“中国页岩气开发的出路在哪里?”本报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总工程师乔德武。

  

  《页岩气新矿种申报报告》中指出,页岩气主要是以吸附及游离状态赋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的烃类气体,页岩的低孔、超低渗特性使其开采具有较大难度,一般无自然产能,需要进行大规模储层改造才能开采,与常规天然气有很大差别。

  针对不久前媒体对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的质疑,乔德武告诉记者:“根据钻井所处的地质条件和钻遇地层的情况,可判断主要产气层是处在砂岩地层或者碳酸盐地层,还是含页岩气的页岩地层。”

  7月17日,中石化集团宣布,国土资源部油气储量评审办公室组织专家组于7月8日至10日对中石化涪陵页岩气田焦石坝区块焦页1-焦页3井区五峰组-龙马溪组一段的探明地质储量进行评审。经评审认定,涪陵页岩气田是典型的优质海相页岩气,新增探明地质储量1067.5亿立方米。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能源报:今年5月,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将页岩油重要产地——加利福尼亚蒙特利的可采储量预测值猛砍96%。在此之前,蒙特利的页岩油储量被认为占到了美国的2/3。这一事件对于美国页岩油气的格局会造成什么影响?中国页岩油的发现情况如何?

  乔德武:油气可以共存,也可以单独存在。有些页岩地层只有页岩气,有些只有页岩油,有些两种都有存在,这是由油气生成和赋存的地质特点决定的,不能一概而论。美国的这一例子,如果是客观事实,也只是对应一个区域,没有事实证明美国整体是这种情况,所以还难说美国的页岩油气格局的整体会发生根本变化。目前在中国,现有认识页岩气是主体,页岩油也有一些发现,但还没有成大规模,随着勘查工作的深入开展,可能会有更多的发现。

  中国能源报:我国发展页岩气的先天条件如何?

  乔德武:我国广泛分布海相富含有机质泥页岩地层,也有陆相和海陆交互相泥页岩地层,这为我国发展页岩气奠定了基础条件。但与美国相比,在我国许多地区,含页岩气地层埋藏深度大,泥页岩地层分布变化大,后期构造改造程度较复杂,其实这也是整个中国油气行业面临的严苛地质条件。

  上个世纪中期,当时国际上流行海相地层生油理论,国内外许多人认为中国恰恰不具备这种地质条件,所以国际上普遍认为中国是贫油国。

  难能可贵的是,中国的地质工作者敢于探索,勇于实践,按照中国实际地质情况,探索陆相生油理论,从松辽盆地开始的调查研究、勘查评价,经过不懈努力,最后取得地质理论和油气发现的重大突破,建立了大庆等油气田,一举摘掉了贫油国的帽子。所以中国的地质问题还要靠中国的地质学家根据中国的实际地质情况探索,不能教条,不能照搬。页岩气也是这样,在引进美国的理论技术、参照美国的勘探开发经验的同时,最重要的是基于中国现实地质情况去实践探索。

  目前,中国不但在海相页岩地层中取得页岩气发现和突破,在陆相泥页岩地层中也有发现和突破。

  中国能源报:和国外相比,中国发展页岩气有什么优势?

  乔德武: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核心技术是水平钻井和分段压裂技术,我们的页岩气钻井和压裂技术并不是从零开始,之前中石油、中石化等已经在致密气和难开采油气田开展了压裂技术工作,煤层气的勘探开采也应用了水平钻井和分段压裂技术,以此为基础,再根据页岩地层的特点进一步改造即可应用,所以起步快。美国一些油气公司和技术公司也在中国开展业务,交流合作的过程中自然而然把技术带了过来。

  另外两大石油公司在四川地区进行了长期大量的调查研究和勘探开发工作,对这个地区的地质认识比较透彻。中国的地质情况决定了石油地质界长期跟复杂地质情况打交道,练就了一身本领。

  最重要的是大环境利于页岩气发展,从国家、地方政府、行业、企业、到社会各界对页岩气都高度重视。我国也面临清洁能源利用的巨大压力,最现实的就是雾霾问题。去年中国产出1200多亿方天然气,但表观需求量就1700多亿方,这个差距只能靠进口。

  涪陵页岩气田的成功开发让我非常振奋,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有两个没想到,一是原以为需要五到七年才能实现的突破竟然三年就达到了,二是这个突破表明,该地区或相类似地区页岩气资源潜力远大于原来估算。

  中国能源报:现在有一些质疑中国页岩气开发的声音,“阴谋论”、“悲观论”时常见诸报端,您怎么看?

  乔德武:现在有一种坐而论道的风气,多看到这个事情不利的因素,只争论,不去干,在犹豫中错过了实践的机会,长期下去形成一个“争议-犹豫-不做-无新认识-继续争议-越犹豫-越难做”的怪圈。其实只要实践就有认识,只有去做才知道这个地区到底有没有前景,中石化等就是敢于探索、勇于实践,进步得才快。任何一种矿产资源勘探开发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性,只盯着风险的不利因素,就会失去探索的机遇。只要有了基本认识,干起来再说!

  现在有悲观论,认为中国页岩气开发没有前景;也有过分乐观论,认为涪陵区块的成功可以复制推广到全国。这两种观点都不科学,我坚持客观论,不同地区地质条件差异较大,必须根据具体地区的实际地质情况,调查评价资源分布特点,开发出适用的技术,过分悲观乐观都不利于产业发展。

  毛主席的两个理论可以用在中国页岩气的勘探开发上,第一个是实践论——认识来源于实践,理论认识要通过实践来检验;第二个是矛盾论,即对立统一的法则。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中国和美国在开采页岩气资源上是一致的,对立表现在中国想用尽可能低的成本快速掌握有用的技术设备,而美国想通过技术设备输出赚钱,双方在互相竞争(对立)和互相妥协中促进发展(统一)。两个特点不同的个体在一起合作,或称为“合而不同”。

  总之,在中国发展页岩气,既不能拔苗助长,也不能裹足不前;既不能全盘否定,也不能教条照搬;既不要悲观,也不要盲目乐观,要客观。